中国国际医疗器械设计与制造技术展览会(Medtec China)2018

专注于为医疗器械研发与生产服务

2019年 9月25日-27日 | 上海世博展览馆

更新生物相容性测试方法的另一个理由:欧盟新医疗器械法规

2019-02-25




Matthew Jorgensen, PhD, senior E&L expert for Nelson Labs

Matthew Jorgensen博士Nelson Labs的高级萃取物及溶出物专家

ISO 10993-1“医疗器械的生物学评价——第1部分:风险管理程序中的评估和测试”20188月正式生效,在此之前,为更新生物相容性测试方法以满足新规范的要求,业内的医疗技术公司已经进行了多年的准备工作。

在“欧盟新医疗器械法规”出台后,满足新标准的需要变得更为迫切。Matthew Jorgensen博士也是Nelson Labs的高级萃取物及溶出物专家,他告诉MD+DI:“关于ISO 10993-1的变化,我们已经讨论很长一段时间了。毕竟,对于医疗器械制造商而言,它是制定生物相容性策略的核心文件。现在比较特殊的一个情况是,新版本的10993-1与欧盟新规同时出台,而且新规中规定所有公司都必须符合最新的生物相容性标准。”

2019MD&M West展览会的Tech Theater会议上,Jorgensen作了题为“遵守欧盟新医疗器械法规,一项真实案例的研究”的报告。他还在MD&M West技术方案会议上做了题为“医疗器械生物相容性的化学表征与毒理学风险评估”的报告。除此之外,他还与Nelson Labs的毒理学和萃取物及溶出物主任Thor Rollins联合发表了题为“ISO 10993研讨会:生物相容性实操培训”的报告。

Jorgensen说,新生物相容性规定适用于所有在欧盟销售的医疗器械,包括尚未获得CE认证的医疗器械以及需要重新进行CE认证的医疗器械,CE认证通常每三到五年需重新认证一次。他解释道:“如果你要在欧盟市场发布一款新医疗设备,或是重新发布,都必须遵循ISO 10993体系。大多数此类产品从未按照此标准评估过。”

Jorgensen表示,新ISO 10993-1体系对之前常用的测试方法有较大的影响。他说:“附录A列出了所有需评估的生物终点。它不再只是一份强制性的‘测试’清单。人们可以提出理据,说明为何某种特定材料不具有生物相容性风险。这就要求你必须了解材料所具有的生物风险。与单纯地执行测试不同,你需要分析自己的设备,然后解释为何风险不会造成问题。”

他解释道,机械地复核所执行的测试,其实是有很多风险的。他说:“如果你执行实际上并不需要的测试,那从技术层面来说,你已经违反了ISO 10993-2体系的规定,这项规定要求在最大限度上减少动物实验。同时,这也会造成大量的时间和成本浪费。生物相容性评估处于医疗器械开发周期的末端,如果你因为不必要的测试,而延误了产品上市,那么这不仅会延迟患者使用产品的时间,还会造成大量的收入损失。”

相反,谨慎的风险评估有助于简化提交流程。他说:“在近期的一次镍钛诺植入项目中,我们需要执行一系列的测试,包括产热原性、细胞毒性等,但由于镍钛诺已上市多年,我们仅需进行细胞毒性和化学性能测试。这样既节省了时间和金钱,也不会伤害动物。”

前期的市场销售并不会免除该等评估要求。Jorgensen说:“对于之前已获批准的医疗器械,祖父制已被明确排除,即便已上市30年的设备也不例外。一切都要按照现行标准重新评估。”

文件记录存档的要求也在变化。他说:“现在的文件里,必须针对化学测试和生物终点无风险提供理据;而在过去,仅执行测试就可以了。现在,在论证一种或一类器械时,包括品类描述、生物相容性历史、测试、评估和结论在内的所有事项,都需由专家记录。”

测试也在变化。他说:“多数传统测试都保留了下来,但对刺激性测试而言,体内测试改为了体外测试,这正是我们希望看见的情形。化学测试也在变化。”

化学测试略为棘手,因为相比之前,化学测试的要求更为严格。现在有很多内容逐渐与制药公司过去的做法趋同。例如,现在就有关于通过高分辨率精确物质进行极限抽提和实行新液相色谱的讨论。作为一名科学家,我不喜欢极限抽提——这个想法在制药公司还行的通,但医疗器械化学研究针对的是另一个问题。在制药公司,一般分为两个步骤,即一个萃取研究和一个容器的可滤取研究,以此来了解容器里的一剂药可能对患者带来什么影响。对于医疗器械研究,我们不需要两个步骤——我们通过一项研究测量24小时内的萃取量,所以我们测定并量化相同时间内的萃取量。”

由于化学在不断发展,Jorgensen说持证毒理学家和其他专家需要查看大量数据,并出具对全部数据和其对器械安全性影响的意见。

Jorgensen预测这些变化会改变材料的选择。“塑料材料现在需要审查,而过去,我们对其中的一些材料并不是很清楚。对于那些我们不清楚具体数据的材料,以后会发生一些变化。此外,医疗器械级别的塑料会更加普及。”

比如,他说:“对于不含防邻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酯(DEHP)的聚氯乙烯(PVC)材料,它可能会通过传统测试,但当我们进行化学测试时,可能会得到各种不同的结果。医疗器械公司现在并不清楚未来的情况,他们只能让其供应商来证明材料安全。所以我们看到供应商在出现这些问题之前,会先做一些测试,以向消费者证明他们的产品未来不会出问题。”

他预测未来会有不含添加剂的新均聚物和复合物出现。他说:“总体来说,为满足规范要求,减少添加剂使用会是未来的一种趋势。相比邻苯二甲酸酯,柠檬酸盐增塑剂的使用也会增加。比如,管道制造商之前会使用添加剂以达到指定规格。但是现在他们不能使用添加剂了,只能通过使用聚合物达标。”

他还预测,医疗器械会采用新3D打印材料。他说:“这些事物连名字都还没有——都是新鲜事物。”

距欧盟新医疗器械法规生效日越来越近,所以各公司必须制定一种与之适应的新策略。他说:“2020年即将到来。有些公司告诉我们说,‘我们目前销售300种器械,现在都需进行测试。’他们可采取的策略包括,尽可能按系列将产品分组,并确定同时可完成多少项测试。如果我们只能测试60种产品,公司可能会比较产品的销售收入与合规成本,决定是否将产品推出市场。

Jorgensen说:“法规的要求会相当严格,可能会给予公司一定的宽限期。据我所知,如果不提供宽限期,对很多公司而言都会比较仓促。所以我觉得授予宽限期的可能性会比较大。但是情况一直在变,只能说一切都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