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医疗器械设计与制造技术展览会(Medtec China)2021

专注于为医疗器械研发与生产服务

2022年8月31-9月2日 | 上海世博展览馆1&2号馆

 

医疗器械设备展Medtec China行研| GE医疗、飞利浦、费森尤斯、雅培等头部医械企业入局家用康复市场

2022-06-02

随着全球疫情的进展,家用医疗器械正在被快速催熟,费森尤斯、GE医疗、飞利浦、罗氏、雅培、美敦力等行业巨头都是家用医疗器械的主要玩家。同时近年来医疗器械设备展Medtec China等医疗器械展会也纷纷布局家用康复专区,代表着专业医疗器械家庭化趋势越发明显。随之而来的是增量市场的到来。近日,GE医疗宣布向以色列初创公司Pulsenmore 投资5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4亿元)。Pulsenmore将超声与智能手机相结合,代表着,GE医疗在家用医疗器械领域的又一布局。

美国风投和私募股权公司Insight Partners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家用医疗器械市场规模达336.35亿美元;预计到2028年,该市场规模将达571.03亿美元。《中国医疗器械行业蓝皮书(2020)》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家用医疗器械的市场规模已达1521亿元,2016年至2020年的五年间,市场规模的年均增速约为25.94%。

需要说明的是,从主营业务构成来看,国内很多医疗器械公司的业务构成呈现多元化——即同时包含家用与非家用医疗器械业务板块。

专业医疗器械“家用化”

根据NMPA官网,家用医疗器械主要分为三大类:家用治疗器械、家用检测器械、家用医疗康复器具。诸如理疗仪、血压检测仪、家用制氧机等,都是常用的家用医疗设备。

▲家用医疗器械的分类

随着医疗技术、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发展,人们对于医疗器械“便捷性”的需求越来越高,医疗器械厂商也逐渐将目光转向的更为广阔的家用医疗设备市场,由此带来了专业医疗器械家用化趋势——医疗器械厂商正在努力将超声、透析、呼吸机等专业医疗器械导入到家庭应用场景。

目前,“掌上超声”概念屡见不鲜,飞利浦的便携式超声诊断设备Lumify、GE医疗的无线手持式超声仪Vscan Air、西门子医疗配备无线探头的Acuson Freestyle超声系统……

虽然还未能真正走入家庭,但各家企业都已经跃跃欲试。GE医疗投资以色列初创公司Pulsenmore就是其中的代表,Pulsenmore正在将“孕妇在家自我开展超声扫描、医生进行远程临床评估”的创新模式变为现实,其产前超声平台已在以色列成功实施。

疫情催熟家用医疗器械市场

疫情或能够加速专业医疗器械家用化的进程。2022年4月初,上海疫情大规模之初,翻开“上海求救”,大片的透析患者求救消信息。那些触目惊心的求救信息,让“家庭血液透析”这个概念闪闪发光。家庭血液透析可以让人们在家里进行透析治疗,而不需要去透析中心或医院。它需要一定的空间、设备、供应和培训。但与此同时,它可以提供更多的独立性和灵活性。这种灵活性在遇到“非常情况”时,对患者是可以救命的存在。


在美国,超过60万人患有肾衰竭,其中超过70%的人接受透析治疗来控制他们的肾脏疾病。但即便在医疗最为发达的美国市场,大多数人仍是在透析中心接受透析治疗。2017年,美国只有约12%的透析患者在家接受治疗。

在过去50年当中,血透患者都是稳步上升的。但在2020年,因为新冠疫情,血透患者数量首次下降,原因是因新冠疫情死亡的终末期肾脏疾病(ESRD)患者超过15000人。

在大流行期间,欧美的血透患者大量死亡,极大地促进了患者对家庭血液透析的接受度。也就是患者在家里自己或者由家属操作,完成血液透析治疗,这样不仅减少了感染的风险,还让患者可以回归到正常生活,并且降低了治疗费用。美国政府和CMS(类似于医保局)还专门出台了鼓励家庭透析的政策,专门补贴家庭透析的患者和医生,包括培训费,医生费,透析机的费用以及更高的报销费率。

中国实际接受血液透析治疗的尿毒症患者已经超过80万,每周三次,每次治疗时间4h。患者数量增长率高达10-12%,远高于欧美国家的3%。

2020年4月,仁济医院试点家庭血液透析,采用透析中心向家庭延伸医疗服务的模式,并通过远程交互和监控来保障安全。中国家庭血液透析的患者的人数首次突破了零。根据当时的报道,“新冠肺炎疫情推动了居家血透项目尽快启动”。

那么可以类推,疫情也将进一步推动家庭血液透析的市场渗透。常态化慢病管理检测产品向院外转移,疫情的爆发也对各种家庭医疗监护设备的销售产生积极影响,如血糖监测器、血压监测器、脉搏血氧仪和温度监测器。很多常态化慢病管理检测产品也将由院内向院外逐渐转移。

新冠病毒抗原检测产品获批上市是其中的代表。家庭抗原检测在增加便利的同时,能够大幅降低到医院或集中检验场所的感染概率,也有助于降低医疗机构大规模检测的压力。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常态化下,家庭自我检测有望成为热门诊断方式。

由于尿液、唾液、粪便等样本在家用环境中可以随时获取,患者如有就诊等需求,在家中就能对该类样本进行初步检测,并获得检验结果;如果再通过互联网医院实现远程就诊,则能更好提升患者的治疗体验。

国内外行业整合正在加速

除了疫情作为“催化剂”般的存在以外,家用医疗器械市场的增长还源于慢性疾病的流行、老年人口的增加、医疗器械产业的发展等因素。这为家庭医疗保健企业提供了重大的增长机会。行业参与者在推出创新的产品和服务的同时,也加速了市场整合的步伐。国际上,2021年4月,美国第五大商业健康险公司Humana宣布从两家PE手中按照81亿美元的估值收购家庭护理公司Kindred at Home剩余的60%的股份。而在2018年,Kindred拆分出售。旗下长期照护医院和康复医院作为Kindred Healthcare卖给两家私募基金TPG Capital和Welsh, Carson, Anderson & Stowe(WCAS)。Kindred的入家护理业务及临终关怀业务则作为Kindred at Home卖给Humana 40%,其余60%归TPG和WCAS所有。

2022年3月底,UnitedHealth Group子公司Optum以54亿美元收购LHC Group,后者是一家以患者为中心的高质量家庭医疗保健服务提供商。国内家用医疗器械企业亦是如此:
2021年5月,鱼跃医疗受让浙江凯立特医疗50.993%的股权,聚焦动态血糖监测、血气及电解质、即时检测(POCT)、糖尿病管理等领域。此前,鱼跃医疗先后参股、收购意大利百胜医疗、德国普美康等医疗领域知名品牌,加速布局家用医疗市场。
2021年11月,鹿得医疗认购上海贝瑞电子科技22%的股权,聚焦血氧及监测类产品等领域,并增加慢病管理产品线。
2021年11月,可孚医疗收购吉芮医疗约54%的股权,聚焦电动轮椅、手动轮椅等康复辅助器具;2022年3月,可孚医疗又以1.77亿元收购橡果贸易100%的股权,聚焦矫姿、塑形、按摩、理疗仪类产品。

家庭医疗器械,欧美未来10年增长最快的行业之一,目前,在全球家庭医疗保健市场中,由于先进的技术和医疗保健研究,以及高额的保险计划和报销方案,北美占有41.8%的市场份额。公开资料显示,欧美等国家的家用医疗器械产值达到260多亿美元,年增加率超过16%,已被列入未来10年增长最快的行业之一。

随着居民消费水平的不断升级以及人们对于自身的健康管理愈加重视,各类家用医疗设备逐渐走入中国的千家万户,成为居家医疗、护理、保健等场景中不可或缺的工具。

互联互通成为家用医疗产品热点

互联互通、智能化是很多产品升级的方向,家用医疗器械也是其中的一个领域。未来大部分医疗器械将具有数据记录、存储、传输等功能,配合远程医疗的发展,还会出现大批的可穿戴医疗器械,用于人体生命体征的动态监测。

医疗器械设备展Medtec China技术论坛F:第六届医疗器械设计论坛,涉及了家用康复医疗器械相关议题,包括家用/康复医疗设备设计中的人因工程等,还有其他高端仪器装备的研发中需要怎样的设计、如何通过机械臂设计提高手术机器人的用户体验等其他研发设计议题,点击快速预登记。

远程ICU已经成为ICU管理或重症监护患者监护市场中最流行的技术之一,因为与传统的24/7重症监护团队对特定患者的监护相比,远程ICU具有成本效益。

持续血糖监测系统(CGM)可以24小时不间断地对患者的血糖水平进行监测,通过用户自定义设置的阈值发出低水平或高水平警报,提醒被监测者出现低血糖或高血糖情况,有助于及时进行相应治疗。此外,CGM还可与胰岛素泵结合充当人工胰腺,以实现自动化监测和治疗,极少或完全不需要人工操作。

各大家用医疗器械厂商都在布局互联关护、智能化。相关的人才动向也是其中的一大看点。日前,“血透巨头”费森尤斯医疗宣布Carla Kriwet将接替Rice Powell,成为下一任首席执行官,自2023年1月1日其生效。在Carla Kriwet 的履历中,她从2013年起在皇家飞利浦工作了7年,最终职位为互联关护(Connected Care)事业群全球领导人,并在公司的执行委员会任职。互联关护包括患者护理和监测解决方案以及医疗保健信息学等业务领域。

随后,Kriwet又从2020年7月在BSH Hausgeräte(家用电器)有限公司担任首席执行官兼总裁,直到她于2022年4月底辞职。行业内认为,此次任命与费森尤斯医疗大力发力互联互通领域的一大征兆。

家用医疗器械有着健康消费品的属性,且受集采等医疗改革政策影响较小,潜力巨大。虽然专业医疗器械“家用化”是一大趋势,但同样也面临多重挑战。

比如,费用高昂。家庭血液透析仅仅是培训费非常高昂,血透一哥费森尤斯医疗旗下以居家透析为主营业务的NxStage,在北美的培训费高达16000美金。家庭血液透析需要患者具有良好的经济基础和卫生条件,能够提供专用家庭空间放置血液透析设备及其配套设备,特别是水处理设备占地空间较大且需铺设专用管路。

医疗专业知识培训也是一难点。上面提到的中国家庭血液透析的首位患者在2018年11月开始规范接受家用血液透析培训,直至2019年12月才成为中国大陆首位培训考试合格患者。跨度长达一年多。而据统计,美国有25%的患者在后面又放弃家庭血透,重回透析中心,其中主要的原因就是不能有效的掌握血管介入和血液机器的操作。

除此之外,近年来医疗器械设备展Medtec China等监管法规等峰会非常火热,主要是因为医疗器械安全问题是中国医生和监管部门最大的担忧。更多专业医疗器械“家用化”仍需要更多相关规范的出台家用医疗器械这块蛋糕很大,但同时家用医疗器械企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来源:MedTrend医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