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医疗器械设计与制造技术展览会(Medtec China)2021

专注于为医疗器械研发与生产服务

2022年8月31-9月2日 | 上海世博展览馆1&2号馆

导丝(guiding wire)的未来之路

2022-03-09

冠脉集采的一声惊雷,几乎波及到了所有和其相关的产品,无论是从市场的期望,还是技术的倾斜,都陷入了低谷。但总有春色逆寒而出。冠脉手术的关键配件:导丝,却应声吸引了大批企业的目光,并波及其它介入领域。

导管(catheter),导丝(guiding wire),器械(device)这三角关系中,器械和导管的国产化进程可以说已有一二十年的积累打底,一定程度上甚至创新超越,但其中的导丝,却一直被外资把控。

尽管已有国内企业在导丝产业上耕耘数年,造影导丝,泥鳅导丝等一些国产导丝也有了自己的市场地位,但更多高值导丝,像CTO导丝,微导丝等却和外资差距甚大。

为什么导丝产业没有像导管器械一样,形成国产的集群?导丝的未来之路又会如何,我们一一说来。

首先就要从导丝产品的技术逻辑谈起。

作为看似不起眼的一根丝材,正是有了它的先头铺轨,才有了后续导管器械的游刃有余,作为以金属为构造的导丝,其
推送性
可操控性
扭矩
显影

这些性能在设计之初,就要根据应用,全面综合考虑


而设计时,芯丝的渐变,饶簧,尖端,以及后续的焊接工艺,涂层等都是重中之重。而这些因素的把控,没有一定的技术积累,将会极其吃力。

再者,就是关键的生产层面。

01 原料

生产导丝的原料丝材,像不锈钢,镍钛等高精度原料,其技术核心几乎都在日本,而导丝从形态上看就是一个“金属”的综合体,因此底层材料技术毋庸置疑会占据其很大的份额。Terumo和Asahi等日本企业能在导丝上一枝独秀的核心原因,正是源于它们在金属底层材料的强大基础之上。而(贵重)金属的研究,是一门完全靠时间,投入积累的学问,弯道超车的几率很低。作为喜欢“弯道超车”的国内企业,自然无心于此。

02 设备

导丝的研磨,焊接等对设备精度的要求极其高,这一层面也多由日本和美国企业把控。像美国Royal Master的高端磨床,日本企业自研的金属焊接机,这些设备的技术核心(硬件和自控系统)也非朝夕之事。


03 工艺

而工艺则是产业发展和技术人员共同作用的。八年十年的导丝“老师傅”,国内这样的人员比起支架和球囊,简直是少之又少。

导丝本身需求数量巨大,整体产值不输任何一个单品。但多来年形成的技术壁垒和价格空间,在介入发展的几十年里,却并没有在国内形成大势。此次集采之风,却反向的推进了国产企业对导丝的雄心。

国产替代化也好,资本逐利也罢,抑或政策导向,但导丝这块硬骨头,是到了该啃啃的时候了。

来源: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