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医疗器械设计与制造技术展览会

专注于为医疗器械研发与生产服务

2023年6月1-3日 | 苏州国际博览中心B1-E1号馆

EN | 中文
   

2022医疗器械展部件“百科”之多腔球囊

2022-08-30

昨天下午,一位朋友和笔者讨论了双腔球囊的一些问题,这里虽然Balt的Copernic 2L也出场蛮久了,不过似乎一直没掀起什么波澜,双腔球囊(或者该说内含三个腔,能释放自膨支架的球囊)是否在动脉瘤以外,还能运用于颅内狭窄病变,笔者也很好奇。除了相应部件的介绍,2022医疗器械展Medtec China现场会议现场也将探讨为什么激光能量焊接球囊导管是理想的方法等技术类热点。

这些内容让笔者想起了另外一个器械,大家都晓得,区分CTO术者与传统PCI术者有两个基本方面:1)利用血管内膜下空间的能力,以及2)能逆行,如下图1。波某厂2015年即拿到FDA 510(k),2017年获得NMPA批准的,Stingray LP CTO专用重入真腔球囊扩张导管,也可归属于多腔/多通道球囊的范畴,如下图2。这么回看起来,笔者之前曾写过牛蛙一文中的,可用于外周动脉粥样硬化局部注射药物的Mercator Bullfrog Micro-infusion球囊系统,也不见得那么地具有开创意义。

图1 放张老图,四个通过CTO病变的策略

图2 用于CTO病变ADR的Stingray LP球囊,这是一个OTW的球囊,正反两面各有一个导丝出口,保证了球囊在膨胀过程中必有一个出口面对真腔。除开通CTO病变外,其导丝腔还可用于血栓抽吸
从上图也能看出,这个多腔/多通道球囊并非什么新鲜事物,虽然在血管内的应用暂并不多,但在其它自然腔道(呼吸道、尿道等)已成熟运用了五十多年,譬如下图3和4,还有主动脉内的反搏球囊等等。

图3 呼吸道多功能急救球囊导管
从球囊、支架到导管, 2022医疗器械展Medtec China中亮相的表面处理供应商,包括亲水超滑涂层、医疗器械功能涂层、射流式等离子处理设备、WS2二硫化钨、超声波球囊喷涂机等,满足所有表面处理难题,点击快速预登记。

图4 用于内窥镜下胆道结石切除术的Bouncer多通道封堵球囊导管(Cook)

图5 用于血管内瘘闭塞/封堵的,与可电压激活的阻滞粘合剂ePATCH配合使用的,球囊导管CATRE平台(电生理导管上能放的东西,球囊都能带。当然也不局限于球囊,你说能融合到任何介入器械嘛,那都是可以的)
粗粗地看了这么些,可能大家都会有个疑问,为什么临床中见到的多通道球囊导管还是相对少呢。2022医疗器械展Medtec China细数这以下几个原因,一个是,这些球囊导管很难设计成快交系统Rx,多为OTW,Rx并不是完全不可能,但是真的非常困难,所以会影响到实际使用过程中的操控性和便捷性;其次,多通道的设计必然会增加球囊导管的尺寸/管径,降低其通过性和顺应性,要解决这个尺寸问题也不是不可能,但也很困难。那么,在现有产品上增加通道,能否在使用性能上优于既往方式呢(譬如取代一根额外的微导管),部分产品已证实在某些情况/病变下可以,但也仍有很多的未知数。

来源:Mihe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