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医疗器械设计与制造技术展览会(Medtec China)2021

Dedicated to design & manufacturing for medical device

August 31-September 2 2022 | SWEECC H1&H2

医疗耗材集采大盘点,2022哪些耗材将加入集采大军?

2022-01-11

经过2020年的探索起步,2021年成为我国医械带量采购落地的“关键年”。下面我们就根据时间线,来逐一盘点2021年医用耗材带量采购的十大重磅事件。

2021年,耗材集采最高降幅:97.9%
截至目前,我国已经开展的大型医用耗材集采共涉及9大领域,平均降幅近80%,最高降幅达97.9%,整体呈现出入围品种不断增多、集采规则不断完善、覆盖地区不断扩大的稳步推进态势。

01 联盟集采明显加速,降价幅度临近冰点

在2021年的重大耗材集采工作中,近70%均为省际联盟集采,覆盖了河南、山西省、江西省、湖北省、重庆市、贵州省等多个省市,耗材最高降幅达97.9%。

8月:导引导丝8省2区集采
8月,内蒙古医保局发布公告,公布“八省二区”冠脉导引导丝集中带量采购中选结果,共13家企业中选,包括美敦力、雅培、乐普等。其中,入围企业符合下列条件获得本组拟中选资格:申报价低于720.00元/根。

9月:骨科创伤12省集采
9月28日,河南省医保局发布《关于执行十二省(区、市)骨科创伤类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中选结果的通知》。通过竞价,71家企业的20751个产品中选,平均降幅88.65%,节约费用达75.83亿元以上。

11月:药物涂层球囊12省集采
11月19日,江苏、山西等12省联盟药物涂层球囊开展集中带量采购开标。6家企业、7个产品中选,中选价格均在6300元左右,平均降幅70%,最大降幅77%。

12月:超声刀头16省集采
12月3日,广东省医保局发布16省联盟超声刀头集采情况:涉及中选企业27家,超声刀头广东平均降幅70.11%,最高降幅93%。

02 国采稳步进行,新品种不断入围

在2021年的重大耗材集采工作中,最大的项目莫过于人工关节类国采。除人工关节外,吻合器成省际联盟集采的“热门单品”,人工晶体、止血材料、防粘连材料、口腔耗材等耗材也加入其中。

9月:人工关节国采
9月14日,国家组织人工关节集中带量采购中选结果和价格正式公布。拟中选髋关节平均价格从3.5万元下降至7000元左右,膝关节平均价格从3.2万元下降至5000 元左右,平均降价 82%。

11月:吻合器17省集采
11月23日,京津冀医药联合采购平台发布《京津冀“3+14”吻合器医用耗材带量联动采购和使用工作方案》。采购品种为吻合器类医用耗材,具体为管型/端端吻合器、痔吻合器两类,钉材质为钛合金或纯钛。

12月:吻合器、留置针10省集采
12月10日,重庆市医保局公布了10省联盟腔镜吻合器、静脉留置针带量采购的拟中选结果。据悉,腔镜吻合器及组件平均降幅为79.2%,最高降幅达97.9%。静脉留置针平均降幅为72.5%,最高降幅达94.1%。

人工晶体:京津冀“3+N”联盟集采
11月24日,京津冀医药联合采购平台发布《京津冀“3+N”联盟人工晶体类医用耗材带量联动采购和使用工作方案》,采购品种为人工晶体(硬晶体除外),联盟地区包括北京、天津等地区。

止血材料、防粘连材料:河南集采
12月1日,河南省公立医疗机构联盟采购领导小组办公室公布止血、防粘连、硬脑脊膜等高值医用耗材带量采购结果,三类医用耗材议价组平均降幅62.88%,其中,止血材料平均降幅78.47%,最高降幅92.94%。

口腔种植体:多地开展集采
11月26日以来,四川、宁夏、山西等各地正陆续开展历史采购数据填报工作。填报范围为口腔种植体系统,具体包括种植体、修复基台、种植修复配件等。

今年,这些耗材将跑步加入集采大军!
从冠脉支架国采落地到多起省际联盟集采的展开,可以看出现阶段医械集采的主体方向和模式已基本确定,并逐渐进入常态化阶段。

按照“十四五”时期全民医疗保障发展主要目标,到2025年各省国家和省级高值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品种达5类以上,那么在2022年,我国省级、国家级高值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品种又将“花落谁家”?

其实,从各省市公布的“医疗机构高值医用耗材重点治理清单”中就可见一斑。

以河南省洛阳市为例。11月2日,洛阳市卫健委发布了《关于公布全市医疗机构高值医用耗材重点治理清单(2021年版)的通知》,其中共有20种高值耗材被列为洛阳市医疗机构重点治理对象,包括已经被纳入省际联盟集采范畴的药物涂层冠脉球囊导管等产品。

无独有偶,在河南省公布的《医疗机构高值医用耗材重点治理清单(2021年版)》中,除创面敷料、防粘连材料外,骨科创伤、人工关节、脊柱类耗材等国采耗材,也成为河南省医疗机构高值医用耗材重点治理对象。

众所周知,我国对高值医用耗材带量采购的主要标准就是:价高、量大,因此伴随着我国对高值医用耗材的管控力度正逐渐加大,在清单内的其他高值医用耗材,如神经介入类耗材、呼吸麻耗材,一旦出现不合理使用,或符合量大价高等情况,就很可能成为2022年国家高值医用耗材集采的重点项目!

2022年,医械经销商还能更难吗?!
事实上早在2019年,国家就发布了《第一批国家高值医用耗材重点治理清单》,将18类耗材列为第一批国家高值医用耗材重点治理清单。而回到文首的2021年重大医械集采事件,可以看到这18类耗材都已陆陆续续加入集采大军。

在集采风暴下,我们不得不承认,以清单内耗材产品为主的大批经销商正被迫出局。不仅如此,在分级诊疗体系之下,医疗资源不断下沉,也将带动高值医用耗材整治工作蔓延到基层,相关经销商群体也将无一幸免。

由此可见,在2022年到来之际,如何突破集采重围,成功破圈,对经销商而言至关重要!

在集采常态化的环境下,资源显得越来越重要,以掌握的优质资源占领市场,从而形成规模效应,对经销商而言,或将成为有效应对集采带来的市场紧缩和高淘汰率的良药。

对传统的经销商而言,手上掌握着两大主要资源包括客源、货源。那么面对带量采购“降本增效”的终极诉求,为医院临床提供高性价比的产品、成体系解决方案的经销商将更受市场青睐。

不过,固有资源只能解渴,只有掌握全面产品代理权,开拓新的市场销售渠道,才能真正帮助经销商在领域产业链中站稳脚跟,规避国采带来的经营风险。

2022年,对医疗器械经销商来说注定又是一个不平凡的年份,伴随着脊柱类耗材国采之战的打响,行业内的机遇与挑战并存,是迎难而上,还是另辟蹊径寻找新机遇,真正的决定权始终在你们手中!

来源:医疗器械创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