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医疗器械设计与制造技术展览会(Medtec China)2021

Dedicated to design & manufacturing for medical device

August 31-September 2 2022 | SWEECC H1&H2

近700亿市场!独角兽推出首款可作医疗器械使用的电子游戏

2022-02-28

数字疗法赛道迎来一个大新闻

美国时间2022年1月26日,知名数字疗法企业Akili Interactive(简称Akili)宣布与SPAC公司Social Capital Suvretta Holdings Corp. I签订最终业务合并协议,计划通过此种方式于2022年年中在纳斯达克上市。

合并后公司的股权价值将高达约10亿美元,预计将向公司提供高达4.12亿美元的总现金收益。合并后的新公司将以Akili为运营主体,股票代码为“AKLI”。动脉网在第一时间获悉,结合公开资料对Akili的现状和未来走向进行了整理和分析。

认知障碍已成全球最大,未被满足的医疗需求之一

很多疾病在近年都获得了相应的突破,甚至连以往被认为是“不治之症”的癌症在多种疗法的帮助下,发病率和生存率也都有明显改善。相比之下,包括注意力不集中、失忆、学习和决策困难等症状在内的认知障碍治疗进展并不明显,被认为是目前全球最大的未被满足的医疗需求之一。

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ADHD)是认知障碍中的一大类,也是儿童期最常见的神经发育障碍之一。它通常在儿童时期首次被诊断出来,并且经常持续到成年期。

患有ADHD的儿童可能难以集中注意力,或冲动易怒,又或者过于活跃。这些症状具有慢性和持久的特点,会导致患儿的身体发育程度低于正常年龄的发育水平,对儿童健康造成不可挽回的影响。

根据美国疾控中心公开的最新数据(基于2016年全国家长调查),美国被诊断患有ADHD的儿童数量约为610万,在美国儿童比例中占比达到9.4%。这其中,2-5岁的ADHD患儿数量约为38.8万;6-11岁ADHD患儿数量约为240万;12-17岁ADHD患儿约为330万。

如果按性别划分,男孩诊断出ADHD的比例为12.9%,显著高于女孩的5.6%。此外,约有六成的ADHD患儿也同时患有至少一种其他的精神、情绪或行为障碍。比如,约有五成的ADHD患儿存在行为障碍,约有三成ADHD患儿患有焦虑症。

不难看出,随着年龄的增长,被诊断出ADHD的患儿数量呈现增长态势。这是因为ADHD的诊断并不容易,需要医疗保健专业人员进行全面评估,家长稍不留意就难以发现。随着年龄的增长,其症状表现愈发明显,诊断率也随着提高。然而,遗憾的是,此时已错过最佳介入的时间窗口。相对重视精神健康领域的美国尚且如此,其他国家及地区就更加严重了。

经过特殊设计,Akili让游戏成为数字药品

对于ADHD来说,数字技术的进步是一柄“双刃剑”。一方面,移动互联网技术的进步让我们的时间迅速碎片化,很难再长时间集中精力。对于主要以无法集中注意力为主要症状的ADHD来说,这显然不是一件好事。另外一方面,传统上ADHD的疗法专注于症状和应对策略而非直接针对认知功能。技术进步的确也为疗法的创新带来了可能性。

通过利用认知神经科学和消费技术的进步,Akili对ADHD疗法进行了创新,研发出了数字疗法EndeavorRX。这款针对8-12岁ADHD患儿的数字疗法产品直接针对神经生理学,以更好地满足患者及其家人的需求,并正改变神经治疗模式。

当然,EndeavorRX并不是一个独立的疗法,也不能完全替代药物。它是ADHD整体治疗计划的一部分,需要由医生开具处方,从而在3个月的疗程内,与临床医生指导的疗法、药物治疗以及教育项目一起联用改善患者的疾病症状。

这一疗法在临床实验中唯一的副作用是有时候游戏难度较大导致的挫败感。这并不是一个问题,疗法可以自适应调整相应的游戏难度以减轻患者的挫败感。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严重的不良事件与其使用有关。

EndeavorRX的核心是选择性刺激管理引擎(SSME)。这也是目前Akili数字疗法的核心平台,专门设计用于靶向和激活参与注意力控制的神经系统。它由认知神经科学家和移动游戏开发人员合作完成,旨在通过具有多种适应性的个性化闭环算法对特定认知功能下的关键神经系统进行刺激,并展现出了应用于精神病学和神经病学中各种适应症的潜力。

Akili数字疗法产品之所以“出圈”,与其电子游戏的形式有关。长久以来,电子游戏仅仅被认为是一种娱乐方式;更多的时候则是因其被不恰当的使用背负了“精神鸦片”的骂名。

随着对精神障碍疾病了解的深入,科学家们逐渐发现很多精神障碍的背后有不同的神经生物学原因。比如无法集中注意力的症状就与人类大脑额叶、额顶叶以及腹侧注意网络等部位的活性降低有关。

通过合理的设计,电子游戏可以对大脑实施强刺激,进而强化特定部位的结构和功能。同时,儿童很容易对电子游戏产生兴趣。因此,一直都有人设想是否可以利用电子游戏对特定疾病进行治疗。Akili则是第一个将其变为现实的公司。


EndeavorRX的操作虽然看似简单,但都是经过医学考虑(图片来自官方公开文件)

当然,并不是任何游戏都可以起到治病的效果。EndeavorRX的设计和操作看上去较为简单——操作者需要一边控制划船方向一边打怪兽。但这些操作其实是经过相应的设计和验证。在游戏研发过程中,开发团队会同时扫描和监控被试者的大脑区域,观察哪些游戏操作会激活大脑对应区域,从而确保游戏以特殊的方式对大脑前额叶皮层施加刺激。


患儿脑部影像验证了EndeavorRX的临床效果(图片来自官方公开文件)

2017年,Akili发表了同行评议学术论文,展示该游戏疗法对感官处理障碍和注意力症状的ADHD患儿大脑额叶的影响效果。结果显示,使用数字疗法后患儿大脑的活跃度明显好转,开始与正常儿童接近。

疫情黑天鹅助推,Akili数字疗法快速获批

以电子游戏治病的概念一经提出便获得了高度关注,同时,也伴随了不少的怀疑声音。如果是在以往,Akili大概率需要经过长期持续的推广和实验,直至获得FDA的医疗器械注册。然而,没人想到的是,新冠肺炎在美国的肆虐让这一进程陡然加快。

由于疫情的影响,FDA在2020年4月暂时放弃了有关心理健康低风险软件工具的要求,希望通过在疫情期间暂时取消对低风险数字疗法的审批及注册需求迅速扩大数字疗法的可及性,以便患者能够更方便地获得针对心理健康的数字疗法,并在家进行相应的治疗或者对病情的控制。

FDA认为这将有助于降低医疗机构的负担,使其将主要精力转移到对抗疫情上;以及减少感染病毒风险,帮助控制疫情。

这对Akili来说简直天赐良机。要知道,在疫情爆发前,Akili针对ADHD的数字疗法已经结束了随机临床实验,并正处于申请医疗器械认证的过程中。当时,共有348名儿童参加了临床实验,数据显示这一基于视频游戏的数字疗法在改善儿童多动症方面具有统计学意义上的优势。

根据FDA紧急指南,EndeavorRX获得了紧急认证,并面向公众免费开放。当时,行业普遍认为免费期间数字疗法的表现将对其通过认证产生重大影响。果不其然,EndeavorRX在2020年6月便获得了De Novo医疗器械注册。这是FDA有史以来批准的第一款处方电子游戏,也是其批准的第一款用于8-12岁ADHD患儿的商业产品。


EndeavorRX的临床实验数据表现出色(图片来自官方公开文件)

截至目前,Akili的EndeavorRX完成了5项临床实验,共入组超过600名ADHD患儿,均证实了这一数字疗法在改善ADHD症状上具有明显效果。使用EndeavorRX的患者在持续和选择性注意力的数字评估措施测试(TOVA)中表现出改善。这些研究结果也在Nature:Digital Medicine等学术期刊上刊发。

游戏,VR,数字疗法的想象空间无限

Akili通过监管审批如同一枚重磅炸弹,冲击波席卷了全行业。毕竟,这是FDA第一次批准将电子游戏作为医疗器械使用。对此表示欢迎的除了数字疗法企业,自然也包括一大票游戏开发商。

事实上,大家早就注意到游戏对于人体的一些影响,利用游戏来实现一些健身功能早已有之。比如寓教于乐的体感游戏,让玩家可以在轻松愉快中完成健身运动。加装了体感套件的游戏机虽然没有医疗器械的名分,但在实际效果上显然也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等效于的医疗器械的。

一些挑战度高的游戏甚至已经成为一种竞技运动,并入选了亚运会项目。其对人体反应力和心理承受力的显著效果不言而喻。问题在于,如何在游戏的设计过程中引入医学原理,使其能够实现治疗效果,并避免副作用?此外,还需要用科学严谨的方式来证实游戏的临床效果。在这方面,行业要走的路显然还很长。

另外一个问题则在于,游戏公司实在是太赚钱了。根据媒体统计,2020年全球游戏收入排名第一的是索尼,游戏相关收入达到了250亿美元。这个水平在2021年的全球医疗器械排行榜中可以排到第二。在2021年全球药企排行榜中虽然无法进入前十,也能够排在第十一位。

进军医疗行业,则意味着企业要面对诸多监管,还要进行各种耗资巨大且严谨繁琐的临床实验,稍不注意还有可能“翻车”血本无归。既然躺着都能赚大钱,习惯了松弛监管的游戏行业显然是没有什么动力来尝试医疗赛道的。

当然,如果Akili能够在游戏的医疗应用上蹚出一条康庄大道,游戏行业自然也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毕竟,比起消费娱乐行业,严肃医疗可是刚需。同样一份软件,以游戏的身份上架只能以不到100美元出售,且玩家未必赏脸;以医疗器械的身份上架则可以轻松翻番,甚至患者还会主动多次复购——前提是的确有效。

另外,如果游戏可以,其他多种多样的数字形式必然也有医用潜力。比如如今红得发紫的元宇宙,也就是VR/AR/MR。果不其然,2021年11月,FDA以De Novo的形式又通过了AppliedVR的VR数字疗法EaseVRx,用于治疗慢性腰痛。事实上,FDA在VR上的审批甚至慢于NMPA。毕竟,早在2020年,NMPA就通过了用于认知康复的VR数字疗法。

从这个角度而言,数字疗法未来的想象空间的确无穷大。

续方比例62%,处方转化率最高88%,目标100亿市场

Akili认为只要实现精准营销,EndeavorRX对于目标人群来说将具有极强的吸引力。根据统计,ADHD患儿平均开销是正常儿童的5倍之多,有44%的患儿病情无法得到有效控制,另有55%的患儿家庭正寻求非药物治疗的方式。


Akili的早期商业化尝试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图片来自官方公开文件)

Akili的早期商业化尝试证实了这一点。4家合作医疗机构在2020年9月至2021年12月期间开出了1000张处方,其中医疗机构处方续方的比例高达62%。同时,在2021年4月至2021年12月期间,基于现金自费的处方转化率为52%,平均客单价为247美元;保险报销的处方转化率则高达88%,平均客单价也达到了387美元之多。


Akili的最初目标人群将覆盖800万人(图片来自官方公开文件)

包括成人在内,美国ADHD的覆盖人群约为1100万。这些患者每年需要开具约7000万张处方,使整个美国ADHD的市场规模高达100亿美元。其中,具有注意力问题的患者数量约为800万——这也是Akili最初的目标人群。

Akili的计划是在2022年下半年通过EndeavorRX覆盖8-12岁人群,随后覆盖3-7岁人群。13-17岁人群及成人的关键数据则需要到2023年下半年才能揭晓。一旦完成覆盖,Akili预计将获得每年超过5亿美元的潜在收入。


Akili计划两年内覆盖约1500万人(图片来自官方公开文件)

此外,通过陆续在美国、欧洲和日本市场陆续覆盖ADHD、ASD、MS、MDD以及急性认知功能障碍等疾病,Akili希望在两年内将覆盖人群增加到1550万左右。

为此,Akili将投资3.9亿美元在产品管线上。其中,用在核心产品EndeavorRX商业化落地和拓展的费用将占到半数的1.95亿美元;剩余一半中的大头(1.5亿美元)将用于现有产品管线的研发,另有4500万美元则用于未来新平台技术上。


Akili的现有产品管线(图片来自官方公开文件)

根据Akili在投资者会议上的披露,Akili还在推进其他平台技术,以拓宽其覆盖的疾病,并解决额外的认知障碍。除了作用于调节注意力控制、阻断、多重任务的神经系统(大脑前额叶区)的选择性刺激管理引擎(SSME)外,Akili还在推进用于3-8岁ADHD患儿的Tali平台、作用于调节空间定向、记忆和组织规划(海马体区)空间导航引擎(SNAV),以及作用于作用于调节注意力、冲动、工作记忆和目标管理(大脑额顶小脑区)的身体和大脑训练引擎(BBT)。


Akili向来重视临床实验(图片来自官方公开文件)

目前,Akili已累积完成了20个临床试验项目,入组了超过2600名患者,最终产出了16篇经过同行评议的论文。这足以说明Akili数字疗法的临床效果。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临床实验不单是针对ADHD,也覆盖了其他8种疾病:阿尔茨海默症(AD)、孤独症谱系障碍(ASD)、抑郁症(MDD)、轻度认知障碍(MCI)、多发性硬化(MS)、感官处理障碍(SPD)、系统性红斑狼疮(SLE)和创伤性脑损伤(TBI)。

这些患者数量数以亿计,Akili希望借助创建与疾病无关的技术平台来覆盖多个已经实现概念验证的适应症。显然,对于未来Akili有着更为远大的规划。

写在最后

Akili正在率先开发改变游戏规则的技术,以开创认知医学的新时代。通过将数字疗法与游戏结合,Akili正将科学和临床严谨性与科技和娱乐行业的独创性相结合,并挑战医学的现状。在Akili的努力下,“良药苦口利于病”的说法可能真的要变成老黄历——有效的药物也可以是有趣和引人入胜的。

在此之前的2021年6月,Pear已通过SPAC方式在纳斯达克上市。Akili的上市则为近来火爆异常的数字疗法的又添了一把火。与此同时,国内数字疗法也同样迎来了新进展——就在前不久,国内数字疗法的代表企业望里科技和博斯腾刚刚通过了NMPA二类医疗器械审批。数字疗法是不是会在2022年继续火下去,这个问题的答案目前看来已经很明显了。

作为国内最早关注数字疗法的研究机构,动脉网也将持续关注这个赛道,并为大家带来最新最深入的报道和分析,也欢迎行业为我们提供宝贵的意见。

来源:动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