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医疗器械设计与制造技术展览会(Medtec China)2021

专注于为医疗器械研发与生产服务

2021年12月20-22日 | 上海世博展览馆1&2号馆

AJKD:血透通路的新器材和新技术

2021-07-29

血液透析仍是治疗肾衰竭的最主要治疗方式,近年关于血透通路的建立和维护的创新层出不穷,但是这些新技术和新器材的长期疗效仍需进一步研究来明确。本期血管资讯为大家带来2021年5月发表于AJKD杂志的关于血透通路建立和维护过程中新器材和新技术的一篇综述与大家分享。
【Ref:Vachharajani TJ, Taliercio JJ, Anvari E. New Devices and Technologies for Hemodialysis Vascular Access: A Review. Am J Kidney Dis. 2021 May 5:S0272-6386(21) 00053-6. doi: 10.1053 /j.ajkd .2020.11.027.】

研究结果

血透通路建立中的新技术及新器材
1、腔内AVF成型术(EndoAVF)
Ellipsys是一种在超声引导下的单导管系统,使用热量和压力促进血管吻合,并立即对吻合部位进行球囊血管成形术,以防止狭窄。

WavelinQ系统是一种在超声或X线透视引导下在邻近血管中放置于动脉和静脉的双导管系统,通过激活磁体对齐导管,并通过使用射频能量创建吻合。产生的瘘管引流到多个流出静脉中,通常需要对深静脉进行额外的弹簧圈栓塞,以引导血流进入浅静脉,以便将来在血液透析的过程中进行插管。

总体而言,与传统AVF的建立手术相比,EndoAVF有独特的优势。它避免了解剖因素导致的无法建立AVF,最大限度地减少了对血管壁的损伤,并且不需要使用缝合线,从而减少了局部炎症。EndoAVF还可以避免手术瘢痕、提高美观性以及增加患者对手术接受度。

图1:血透通路的新器材和新技术分类
图2:血透通路建立及维护中各种新技术及新器材的适用条件
2、生物工程移植物
生物工程移植物的潜在适应症是那些适合行AVG手术的患者,生物工程移植物比传统AVG更耐用,更不容易感染、狭窄、血栓形成和形成动脉瘤。

Humacyte是一种完全生物工程的人类无细胞血管(HAV)。HAV通过获得从人体器官和组织捐赠者身上获取的平滑肌细胞,并在营养介质中生长而产生。细胞扩增后,将细胞种植在生物支架上。并受到模拟血流的流体影响,使细胞暴露在剪切力下,从而促进细胞分化。8周后,移植物被脱细胞以去除抗原,同时留下非免疫原性胶原管,用以血透通路的建立。这种“活组织”是否会因纤维化而愈合并导致狭窄,它可能需要干预率是多少?这些问题与当前传统AVF遇到的问题有什么不同?这都是我们需要进一步研究的问题。

图3:生物工程移植物用于血透通路的建立
血透通路维护中的新技术及新器材
1、涂药球囊(DCB)
将常规血管成形术与患处局部药物释放相结合,从而防止新生内膜增生和狭窄复发。DCB中最常用的药物是紫杉醇,它是一种细胞毒性药物,具有疏水性-亲脂性,有利于细胞摄取和药物的输送能力。紫杉醇一旦释放,就会使细胞周期停止在有丝分裂的M期,通过引起细胞凋亡和抑制血管平滑肌细胞迁移到内膜来阻止新生内膜增生。

DCB的使用是一种很有前途的治疗方法,最近的研究表明在短期内有更好的结果,但长期持久的结果并不确定。

2、覆膜支架(Stent Grafts)
覆膜支架是由包裹镍钛合金支架框架的扩张PTFE制成的柔性自膨式血管移植物。相比之下,裸金属支架由不锈钢、钴铬或铂铬制成,没有涂层。覆膜支架的置入有利于靶病变的通畅,但不一定有利于回路通畅。支架移植已经被证明可以减少保持通路通畅所需的干预次数,而不需要明确延长总体的长期通畅率。

图4:传统球囊与涂药球囊的对比;金属裸支架与覆膜支架的对比
研究结论
有关血透通路的建立和维护方面,近年来有很多新型技术及器材的出现,但目前认为成熟的AVF仍是最理想的血透通路,其他新技术及新器材的长期效果仍需进一步研究来明确长期疗效如何。

来源:血管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