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医疗器械设计与制造技术展览会(Medtec China)2021

Dedicated to design & manufacturing for medical device

December 7-9 2022 | Suzhou lnternational Expo Centre B1-E1

2022两会消息 | 采购医疗设备,这些应偏向国产

2022-01-26

国产采购率低、购买动力不足
近期,地方省级层面陆续进入“两会时间”。1月19日,江苏、安徽、重庆等多省市传来消息,国产医疗器械发展议题受到关注。


重庆市政协委员、重庆山外山血液净化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高光勇认为:随着国家和各级地方政府对医疗器械产业的大力支持,国产医疗器械产业发展迅速,许多大型医疗设备已达到国际品质。而目前,国产医疗设备的采购率依然偏低,提升国产设备采购率已经成为国内诸多地方的共识。

高光勇建议,要进一步提升重庆本地生产医疗器械的采购率,推动重庆生物医药产业高质量发展。建立并定期更新《重庆市自主创新重点医疗器械产品目录》,同时将血液透析机、床旁血滤机(CRRT)等重庆本地生产的应急医疗设备纳入重庆市应急储备物资目录,以提高重庆生产的大型医疗设备的市场占有率。

在提升国产设备采购方面,安徽省政协委员、安徽医科大学副校长梁朝朝也提出了建议。

梁朝朝表示,目前安徽省各级公立医院严重依赖进口医疗器械。“虽然目前省内招标制度上对国产医疗器械表现出一定的倾斜,逐步接受国产设备,但医疗机构购买和使用国产医疗器械的动力不足。”

尽管部分国产自主品牌的创新医疗器械和高端医疗器械已在技术层面与跨国公司产品无显著差异并在性价比上领先,却由于对价格相对不敏感的三甲医院更信赖传统国际巨头产品,国产医疗器械在三甲医院关键科室的市场份额仍然较小。

梁朝朝建议,安徽要完善政府有关采购政策,“国产药品和医疗器械能够满足要求的,政府采购项目原则上须采购国产,特别是本省的产品,从而扭转各级公立医院偏重进口产品依赖现象。”

比如:明确将本省自主知识产权的智能无线微创医疗装备、智能移动医疗、专科医师规范化培训装备等高端医疗装备纳入各级医疗机构的优先采购目录内,让本省的高端医疗装备企业为安徽省的医改提供服务。“建议我省卫健和医改部门完善政府采购政策,及时更新采购目录,将我省医疗器械的创新产品纳入目录,从应用环节促进我省高端医疗器械制造业加快发展。”

政府采购,原则上须国产
1月1日,新修订的科学技术进步法正式实施。其中明确,对境内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的科技创新产品、服务,在功能、质量等指标能够满足政府采购需求的条件下,政府采购应当购买;首次投放市场的,政府采购应当率先购买,不得以商业业绩为由予以限制。

事实上,政府采购项目中对国产医疗设备的支持一直存在。

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医药产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第十三条规定,国产药品和医疗器械能够满足要求的,政府采购项目原则上须采购国产产品,逐步提高公立医疗机构国产设备配置水平。

此外,多地陆续出台明确的进口产品清单目录,进一步对医疗器械进口做出限制。

在浙江省财政厅发布的《2021-2022年度全省政府采购进口产品统一论证清单(医疗设备类)》中,可采购进口医疗设备从旧版的215种减少到195种。

广东省卫健委发布的《2021年省级卫生健康机构进口产品目录清单》中,与2019年的版本相比,可采购进口的医疗设备数量,从132种减少到46种。

四川省政府采购网发布的《省级2021-2022年政府采购进口产品清单论证意见公示(医疗卫生设备类)》中,仅59种医疗设备可选择进口产品。

进口70%,部分器械无国产
国产医疗器械的进步,除采购政策的支持外,内驱力也十分重要。精进的生产工艺、更符合临床需求的产品、更完善的性能,才是品牌真正的核心竞争力所在。

在今年“两会”上,江苏省政协委员、江苏大学附属医院党委委员、副院长陈吉祥表示,“我们现在很多医疗设备还是依赖进口,医疗设备中进口与国产的比例大约是7:3。”

事实上,虽然国产医疗器械近年来取得了较大进步,但在高端医疗器械领域还有许多亟待突破的地方。由于起步较晚,国产医疗器械在核心技术研发和积累方面,仍与进口品牌有差距,使得国产高端高值产品比例偏小,一些关键零部件依赖国外进口。此外,企业之间、地区之间的发展速度、规模和侧重也有很大差异。

陈吉祥在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江苏作为制造业大省、医疗器械生产和消费大省,医药产业已稳居全国前列,但仍有短板需要补足。江苏医疗器械企业仍以中小型企业为主,其规模与广东、山东、上海等省、直辖市的龙头企业仍有不小的差距。

如何来改变这种现状?陈吉祥建议要从多方面着手。首先从顶层设计来讲,应当由政府牵头打造高端医疗设备的产业集群,打造医疗器械研发、孵化、加速到产业化的全产业链条,形成规模效应;在技术上,应深入开展产学研合作,大力培养和引进高层次人才队伍,加大研发和转化力度,攻克核心技术,打造高端产业品牌;在审批上,应加强审批能力建设,缩短审批流程,缩短产品尤其是创新器械的上市时间,助力相应产品和成果能尽快应用于临床。

陈吉祥还建议,对江苏本土企业产品在本地的推广应用出台相应鼓励机制和政策支持,对有核心技术、有应用前景的品牌给予资金支持。

安徽省政协委员、安徽医科大学副校长梁朝朝则建议,细化出台推动医疗装备器械数字化、智能化制造政策,加快建设医疗互联网信息平台,加强专业性公共技术服务平台配套,为安徽高端医疗器械制造业发展营造良好环境。

据众成医械数据,截至2021年6月底,国产化率为0%的二级产品类别共计56项,国产化率不足10%的二级产品类别共计66项;国产化率0%-70%的二级产品类别合计322项,国产化率70%及以上的二级产品类别共计730项。


(来源:医械洞察)

根据国家要求,下一步,要突破腔镜手术机器人、体外膜肺氧合机等核心技术,研制高端影像、放射治疗等大型医疗设备及关键零部件;发展脑起搏器、全降解血管支架等植入产品,推动康复辅助器具提质升级。

来源:赛柏蓝器械